郑州雅轩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新闻 > 详细内容

禅茶:绿茶香! 香满喉,甘淳沁入心脾

分享到:
更新时间:2018-11-26

梵音起,没有净手贡香,我依然是那个徘徊于佛门外的孩子。

 

呵,“孩子”!多么可爱又久违了的字眼。是的,每个未成年乃至成年的人,乃至耄耄老者,都是慈悲观世音菩萨法眼里的孩子。不只是我们人类,一切有情生命,也就是佛语经常提到的“有情众生”。都是博爱慈悲的观自在菩萨眼里的童童。

 

 似乎,思绪飘远了些。一袭茶香,伴随着被闷得久了的盖瓯倾洒而出,这样浓香混和了花瓣的碧螺春,竟然用苦涩在抗议,我把它闷得太久了。

 

 这样一种品绿茶的方式是怪诞的,难怪绿茶要以苦涩来当头棒喝!吴音侬语的人们,是不会用潮式的茶具去泡碧螺春吧?

 

 汤色浓郁了些,入喉,涩!极尽苦涩之能事。播放器传来《药师心咒》梵语佛歌。我,未皈依三宝,非佛弟子。故,虽喜欢这样那样的经咒,却无法伴随那天籁之音唱和。只是,茶的苦涩顺喉而下,举目银屏画面间,雪山入云,布达拉宫竟如浮图高耸插入云端间。美!一种纯净的美感映入这双俗眼。一丝甘润涌上心头,如气流,慢慢上浮至喉。舌下顿生净莲。香!香满喉,甘淳沁入心脾。心里,忽然打开了《心经》在颂唱。

 

 一念间,悟到了,原来用心是可以去听去唱的。这也就是《心经》里常提到的“观”、“照”的偈意吧?

 

 茶香,似乎卷着一册古朴的画卷,缓缓展开昏黄的颜色,由浓郁转至这个浮光幻影的末法时代。是的,现在这个21世纪的时空,正是佛教里提到的末法时期。太多浮躁的人和事。于这样的空间,能蜗居于客厅的一角。一个人,静静地聆听庄严而又清澄的梵音。我,似乎感受到菩萨的慈悲,正如世间最伟大圣洁的母爱,在荡涤每颗迷途的童心。

 

 《药师心咒》在金磬的妙音下,在我忆念起观自在菩萨的慈悲法像间,已幽然飘远。

 

 伴随着舌下接二连三地净莲新绽,音符已转至《大悲咒》的净境间。此刻,茶韵却是澄清的,似乎听到了诗人臧克家先生在抑扬顿挫地吟诵:“有的人死了,他却活着;有的人活着,他却死了……”

 

清澄的汤色正在渐渐卷起画卷,我只是静静地看着这茶,却不想再品多一口。

 

因为,眼睛阅到了;耳朵听到了;心观到了;也品到了